|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哈欠
作者:三盏茶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5/14
【字体:

  有次,我住进了医院,父母自然是焦急的不得了。

  好在S经常来医院看我,看到我的父母焦急万分,他便劝道:“伯父伯母,你们别太着急了,Y还是在医院继续休息几天为好,我经常来看他的。另外,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好像是这里的主治医师,我回去问问,要是有熟人在的话,你们就更不用担心了。”

  听完S的话,父母自然是十分感激,一个劲的夸S懂事,就这样,总算让他们能够安心下来了。

  第二天,S便带我找到了那个医生,他看起来大约四十来岁,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

  “S,好久不见了,都成大人了。”

  “李叔,别取笑我了,先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Y,我的朋友,前几天因为劳累过度,病倒了,现在在医院修养,麻烦李叔多多照顾一下。”

  “哎呀,S,你这么说可就真是和你李叔见外了,放心吧!我和你父亲也是老交情了,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的。”

  他们彼此寒暄了一阵后,S便带我回到了病房。想想刚才他和李叔的谈话,真有些让我纳闷。

  “S,刚才说那些话,还真不像平时的你啊!”

  “哼,我知道你这家伙又在绕着弯的说我脾气古怪了,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另外,李叔也是我的长辈,自然不能像平时那样随心所欲了。”

  “对了,你一直说要李叔照顾我,到底是干嘛?我既不打针,也不吃药,成天就在医院睡觉,还有什么需要特别照顾的?”

  “你不知道也难怪,毕竟你的身体好,难得会来医院。其实,现在的一些医院里都存在一种不好的现象,比如像你这样的,能多住一天院,医生就会让你多住一天,因为多住一天,自然就增加了一天的住院费;而一旦遇上那些有减免优待的病人时,医院自然就希望他们能够早点出院了。”

  “不会吧?那病人好了,难道自己就没有感觉吗?像我,本来今天就准备出院了,不是因为父母的原因,我才不会听他们医生的呢!”

  “一般医生也不会让你多住太久,最多也就多加个一两天,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另外,医生说的话,又有几个人敢当耳旁风呢?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受罪的还不是自己的身体?这也正是伯父伯母不想你这么快就出院的原因,毕竟在医院多休息一下,还是有好处的。”

  “那你刚才又说医院会多收住院费!我的工资就那么点,多住几天,那也是钱啊!”

  “所以我才带你去找李叔了,有个熟人在的话,这些问题自然就不存在了原本这样的现象只是在一些小规模的医院才存在的,可是没想到,现在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染上这种风气了。”

  “原来如此,你也真是煞费苦心了。对了,S,这些医院内部的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忘了?我的父亲就是医生,来来回回都换了几个医院了,这些事情还能不知道吗?”

  知道了这些情况后,还真是让我不由感叹到,能有这样一位好友在身边,还有什么好值得抱怨的呢?其实,能有个好好休息的时间,对我这样每天在公司和家两点一线之间奔波的上班族来说,已经算是一种奢侈了,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好好享受这段假期吧!

  由于那天晚上,小张的表哥身体突然腐烂,我便被换到了现在的这个新病房里。这个病房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位老人,老人似乎有七十多岁了,一直在输着氧气。听护士说,这位老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一方面,他身上的病症比较多,几乎不可能痊愈;另一方面,老人的家里,经济条件似乎也很差,为了治病,他的儿子已经两次拖欠医院的住院费了。在了解了这位老人的情况后,我不由产生了恻隐之心,开始时常留意他,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这天下午,老人的儿子来到了病房,可还没等他坐下来,护士便把他叫了出去。由于我的病床靠近外面的走廊,所以他们的对话,我还是能听到一点的。

  “病人这个星期的住院费要交了!你们一直这样拖着,可不是个事啊!”

  “啊,护士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补齐的,就这两天,一定会想办法的。”

  “你们也真是的,一定要尽快啊!不然我们也没办法,该下的催款通知单还是要下的!”

  “对,对,我一定会把钱补齐的,拜托你们,千万不要下催款通知单啊!要是我爹看到催款通知单的话,他一定不肯治病了。”

  听到这里,真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儿,老人儿子的窘迫可想而知,一边是债务,一边是自己的爹!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老人的儿子依然和往常一样来到了病房,可这次,他的脸上明显布满了愁云。很快,护士便找了过来,我一看就知道,肯定又是住院费的事了。于是,我悄悄的听了一下他们的对话,果然不出我所料,护士这次是来下“最后通牒”的,可老人的儿子却没有凑到钱。

  “护士小姐,麻烦你们再宽限一天吧!明天,明天我一定能交齐住院费的!”

  “哎呀,这位先生,你总是拖欠住院费可不行啊!这医院也是公家的,你老不交,我也是无法向领导交待的呀!”

  “这次一定交,一定交,明天我一定会把住院费补齐的!”

  “这我可做不了主,你还是去跟我们的李主任说一下吧!”

  “好的,我这就去,谢谢!谢谢!”

  不知道护士说的李主任是不是李叔,要真是李叔就好了,他这么照顾我,应该也会体谅那位老人儿子的处的。过了一会,老人的儿子回来了,我注意到他的额头上出了很多汗,看情况似乎不容乐观,也许他的要求被那个李主任拒绝了。

  这时,老人醒了,看见儿子坐在身边,便用很微弱的声音问道:“我这次住院,是不是花了很多钱啊?要是要很多钱的话,我还是别在这里住了,家里的钱,还要留着做聘礼的。”

  “爹,你别担心钱的事了,我都准备好了,你就好好在这里养病吧!等病好了,就接你回去。”

  看着老人儿子脸上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不过是他安慰自己父亲的话,我不知道他明天是否真的能交齐住院费,万一再交不齐又怎么办呢?想到这里,我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钱包,可里面只有几十块零钱,看来,要等S来了,跟他把情况说明的话,S肯定会同意帮他们交一部分住院费的,虽然我们俩都不是有钱的人,可是能尽到一点心意,也会让我的心里好受些。

  可这天,S却一直没有来,转眼就到晚上了,我闲的没事做,在病床上看了会书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见对面的病床上有动静,我担心是老人要喝水了,便立马惊醒了。

  坐在床上,听见老人的呼吸声开始变的急促起来,我不敢大意,马上跑到老人的病床前。

  “老大爷,你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说不出话来,老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同时,我注意到老人的胸口开始起伏,他的呼吸声也越来越重了。

  不好!老人可能发病了!我赶紧冲出病房门,向护士值班室跑去,听我说明了情况后,一个护士急忙跟我跑回病房。可是,等我们赶到时,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随后,当晚值班的李叔也赶了进来,检查了一下后,他说:“晚了,已经没有呼吸了,赶紧通知他家里的人吧!”

  “李叔,老人是突然发病了吗?”

  “恩,应该是的,这个病人的病症很多,我等下还要仔细检查一下,才能确认死亡原因。”

  这时,跟着我一起赶过来的那个护士可能是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一下,便急忙接过话,说道:“李主任,我刚才检查了一下,病人好像是缺氧引发的突发病症……”

  可还没等她说完,李叔便打断了她的话,“你乱说什么!这是该你负责的事情吗?还不赶紧去联系病人的亲属!”

  听到李叔的训斥后,那个护士便很委屈的退了出去。

  “真是的!现在从卫校出来的小孩也太不懂事了!一个新来的,怎么这么多的话!”

  原来,之前护士说的李主任正是李叔!同时,我也很纳闷,平时一直温文尔雅的李叔,怎么突然一下子发这么大的火?看到那个护士从病房出去后,李叔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便对我说:“真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听他这么说,我本想安慰几句的,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叔又接着说道:“Y,我手上还有些急事,过下再来,我先回值班室了。”看着李叔这一举一动,总觉得他心里好像装着什么事情一样,可我也不便多问,便同他告了别。

  李叔走后,整个病房就剩我和刚去世的老人了,现在又值深夜,整个医院里特别安静,此时,难免不让我觉得有些不自在。于是,我走出了病房,准备在外面走廊上来回溜达溜达。

  过了一阵后,老人的儿子赶到了医院,透过病房的窗户,看见他趴在老人的病床前,不住的抹自己的眼睛。随后,李叔再次来到了病房,只见他和老人的儿子交谈了几句后,便退了出来。

  没想到短短的几天内,我又一次看到眼前的一个生命离我而去,虽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可同病房这位老人的突然离去,还是让我不由的感觉到,世事实在是太无常了!

  老人的儿子随后便把老人的尸体送到了停尸房,也许是一时很难从父亲逝世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吧!只见他随后便瘫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的发着呆。

  “别太难过了,生死有命,逝者已去,生者还是要继续好好的生活下去啊。”

  听到我的话后,他抬起头,“啊,不好意思,原来是你啊,我爹的去世想必也给同病房的你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扰吧,真的是非常抱歉!”

  “事的,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如果你实在觉得难过的话,不妨聊聊天吧,兴许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谢谢,唉,真是让你见笑了,本来爹的死,我也有心理准备,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今晚啊!”

  “这个,今晚有什么特殊吗?”

  “小兄弟,想必你也知道我爹年纪大了,有很多病在身,他只有我一个儿子,由于生我生的晚,再加上是难产,在我出生时,我妈便去世了,完全是我爹一手把我拉扯大,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可是因为厂子前几年卖给了私人老板后,效益便一直下滑,工人的工资也是经常拖欠,我本想另找一份工作,离开这个厂的。可是,自己又没有一技之长,很难在外面再找到事情做,于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差,我都三十好几了,也一直没找到对象。这次,我爹生病住院,家里的积蓄包括存着给我娶媳妇的钱都全部搭上了,另外还找亲戚借了一些。可所有的这些还是不够,医院今天又催我交齐这个星期的住院费,晚上回去后,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朋友肯把钱借给我,可没想到,爹居然就这样走了……都怪我不能在医院守着他啊……”

  老人的儿子说到这里,慢慢的声音开始变的哽咽起来,我实在不忍心再勾起他的回忆,安慰他几句后,便准备继续回去睡觉了。

  可走了两步,我才觉得这深更半夜的,再回去原来那个病房……一想到这里,才发现自己是这样的没用,不知不觉中,以前看过的有关医院怪谈之类的书中情节顿时浮现了出来,想想真是不寒而栗啊!不行,胆子小还是没办法啊,幸好今晚是李叔值班,我去找他帮我换间病房吧,不然,今晚这个觉肯定是没办法睡踏实了!

  我调转了头,向李叔的值班办公室走去。快到值班室门口时,也许是因为晚上医院实在太安静了的缘故吧,我不自觉的听到了值班室里面的对话。

  “李主任,这个病人的事,我还是很担心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跟你说了,这种事情很正常的,医院也是需要收入才能支撑下去的!”

  “可那个病人……万一要是传出去的话……”

  “好了!不要再杞人忧天的了!我说过没事,从我开始当医生的第一天,这种事情就经历过,现在所有的医院都是这样!现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对因身体莫名腐烂而死去的夫妻身上,像这样一个满身是病的老人,突然死了,又有谁会注意呢?”

  我一听,好像是李叔在和一个女的说话,虽然只听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对话,可是李叔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难道他说的那个满身是病的老人,就是和我同病房的那位老大爷吗?想到这里,我不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便悄悄躲在一旁,仔细的听了起来。

  “李主任,真的没事吗?我还是很担心啊,毕竟医院里人多嘴杂的……”

  “林医生,不要再担心了,你要知道我们医院并不是慈善机构,医院也是需要资金才能运转的,不然我们这些员工的吃喝从哪来?这件事放到哪里都一样!给一天的钱,就提供一天的氧气!何况我们之前也允许他拖欠过两次住院费了,凡事不过三,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听到这里,我只觉得心头一震,原来老人突然去世的原因在这里!也难怪刚才李叔听到护士说老人缺氧时,会突然打断她的话并发那么大的火!

  刹那之间,我只觉得周围贴着瓷砖的白色墙壁,顿时变的如同外面的夜空一样黑暗!我很害怕,第一个直觉便是要赶紧找地方逃出去,可是该往哪里逃呢?无论我跑到哪里,哪里的墙壁就会变黑,渐渐的,不光是墙壁,就连我所能见到的一切,全都变成了这种黑色。很快,我的周围就完全被这种黑暗所笼罩了,我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突然,我又觉得周围的这种黑暗开始像漩涡一样旋转起来,两边的墙壁在旋转,头上的天花板在旋转,就连脚下的地板也在旋转!一阵眩晕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周围站着父母、李叔,还有S。

  “醒来就好了,昨晚我从值班室出来,突然发现你躺在走廊上,我便找人把你抬进了病房,经过检查,确认没有大碍,还是之前的过度疲劳没有完全康复加上昨晚可能因为同病房那位老人的去世,受到了一点刺激,才会再次晕倒的。Y,你可真要好好注意身体啊!不然你的父母可真要担心的了!”

  说话的是李叔,可是当我看见他身上穿的那件白大褂时,不由又想起了昨晚见到的那种黑色。我心里很难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朝他点了点头。

  “你这孩子还真是不懂事,昨晚要不是李主任发现的及时,还不知道事情会成什么样!连句谢谢都不会说!”

  “呵呵,好了,Y的母亲,你也别怪他了,他这也才刚醒过来,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呢,没事的,你们慢慢聊,我手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失陪了。”

  看着李叔要走,父母自然是一万个感谢,可我一想起昨晚在值班室门外偷听到的话,实在不知道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儿。

  再次晕倒,又让父母担心了大一阵,他们执意晚上要在医院陪我,可我却不想他们这么操心,好在S及时出来圆了场:“伯父伯母,还是这样吧!你们白天也还有各自的工作,晚上还是让我在医院里陪着Y吧,我的空闲时间很多,这旁边也正好有空床,加上有李叔在,医院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我就睡在这里,不会有事的,就当和Y一起度个假吧!”

  推脱了一阵后,加上我的坚持,父母只好答应了S的请求,并一个劲的说改天一定要登门拜访,好好谢谢S一家,这也总算让我放下了心,今后也不至于会被闷在病房里,哪也不能去了。

  到了晚上后,父母便回去了。S把旁边的空床位收拾好了后,便问我:“白天李叔在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你好像有什么心思一样,一声也不吭,原本以为是累的关系,可后来发现你的精神并不差,怎么了?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S,真是服了你了,怎么样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啊!”

  “恩,另外,白天的时候还听李叔说,以前那个和你同病房的老人,昨晚去世了?你不会真的受这个刺激了吧?还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S这一连串的问题,我知道不告诉他是不可能的了,还好这个病房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便把昨晚在值班室门外听到的对话完完整整的告诉了S。

  听完我的话后,S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你确信没有听错吧?”

  “恩,应该没有,我的确是听到李叔在和一个女医生对话,昨晚的确是李叔在值班。”

  “真是不敢相信啊,原本以为医院里面只有我之前跟你所说那样的现象,可这次却是关系到一个患者的生命的,没想到一条宝贵的生命,却在金钱面前变得如此一文不值。”

  “唉,我当时也无法相信自己亲耳所听到的话,现在想起来,昨晚我并没有因为老人的去世而受到刺激,真正刺激到我的,其实正是这事实后面的真相,它突然让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Y,不要太自责了,这样的事情,无论你、我,都是一时无法去改变的,就像身边频频有新闻报道说,某某医院因为患者拿不出医疗费而将其拒之门外的,可这样被曝光出来的,终究只是少数的一部分,所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也许这个话题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我和S很快便都沉默了下来当天晚上,我**无眠。

  第二天早上,我和S都起的很早,可能是因为昨晚都没怎么睡的缘故吧,我们便一起出去,准备在医院附近转转,呼吸下新鲜空气,可等我们刚出医院,却碰到了李叔。

  “你们起的可真早啊,出来透透气吗?”

  “啊,是的,医院里面的确太闷了,李叔,昨晚也你值班吗?”

  “对啊,这几天我帮别人顶班,一直都在医院。”

  走近时,我才注意到李叔的黑眼圈,“李叔,昨晚没睡好吧?”

  “恩,这几天医院陆续有病人去世,虽然死因都很正常,可我们做医生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看到李叔如此平静说出病人的死因都很正常时,我实在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也许正如他昨晚同女医生说的一样,这种事情在医院本来就是司空见惯的了。为了避免尴尬,我们同李叔寒暄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了。

  之后,又度过了两天在医院的日子,我觉得自己已经恢复的没有什么问题了,便打算出院,毕竟,我对这里已经没有太多的好感了。S知道我的想法,便跟我一同去找李叔,准备找他帮忙办理出院手续。

  可是,当我见到李叔时,却不由的吃了一惊!没想到,才两天不见,李叔整个人就比之前要憔悴许多,虽然头发、衣着依然整齐,可是李叔脸上所显露出来的疲态还是十分明显的。看到他这样,我还是不由问道:“李叔,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就是这两天一直觉得很累。”

  “李叔,你还是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啊。”

  “恩,说到这里,还真是怪了,我这几天的睡眠也没有任何异常,作息时间也和平常一样,按道理来说,应该不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可是我却一天比一天觉得累,不光是精神,整个人的脸色也越来越差,昨天我在医院做了个检查,可是结果却显示一切正常,也许我也是疲劳过度吧,过两天还是要请个假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李叔说完后,又张了张嘴,我觉得很奇怪,以为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就等着他继续往下讲。可他却并没有接着说的意思,只是再次张了张嘴,S很快也注意到了这点,便向他问道:“李叔,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过了几秒后,李叔才缓缓的回答道:“没,没事,就是觉得累,怎么现在想打个哈欠却打不出来了。”

  李叔说话的语气十分微弱,似乎跟重病在身的患者一样,我和S赶紧把他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可刚一坐下来,李叔就开始频繁的张嘴,与此同时,他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S见状,马上对我说:“Y,你留下来陪着李叔,我去隔壁找其他的医生来看看。”

  S刚一出门,李叔便双手抱住了额头,整个人开始前俯后仰起来,“打不出来,打不出来,啊……好难受……”

  “李叔,你怎么了?是不是办公室里不通风,我带你出去透透气。”

  很快,S便带着两个医生进来了,他们一看,便说要送李叔去抢救室,我和S不敢多想,急忙找了一张床过来,让李叔躺在上面,然后朝急救室推去。一路上,我注意到,李叔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急促,胸口也开始剧烈的起伏,他的嘴巴越张越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们把李叔送到抢救室后,便退了出来。我很纳闷,李叔怎么突然病的这么严重,便问S:“李叔到底是怎么了?他不是还说自己昨天在医院检查过,结果一切正常吗?可是,看他刚才的样子,完全是一个重病患者啊!”

  “我也觉得很奇怪,只是两天不见,没想到他病的这么厉害。”

  “对了,S,李叔刚才一直说他打不出来哈欠,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还没听说过,有人居然不出哈欠的。”

  “不,是有这种现象的存在,人人都知道,打哈欠是因为大脑缺氧所致,而突然想打却一直打不出来哈欠,也是很正常的,这只不过是精神过度涣散以及精力不集中所造成的。一般来说,如果好好休息,舒缓神经的话,这种病症是很容易得到缓解的,可是李叔的情况却要严重的多,他自己也说这两天并没有休息不好,作息时间也和平常的一样,加上李叔自己本来就是医生,一下子突然病的这么重,他之前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实在是让人费解啊!”

  就在我和S一直在琢磨李叔的病因时,抢救室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S急忙上前问道:“医生,李叔怎么样了?”

  “很抱歉,送来的太晚了,李主任由于大脑严重缺氧引起的窒息,抢救无效了,还是尽快通知他的家属来料理后事吧!唉,没想到才过了两天,又出现了一起因缺氧窒息而死的病例!”

  听他说道这里,我才突然想到,之前和我同病房的那位老人也是因为缺氧窒息而去世的,而那次的缺氧恰恰是李叔一手造成的!

  离开了抢救室,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不由自言自语道:“难道真的是巧合?”

  “Y,你说什么巧合?”

  “哦,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和我同病房的那位老人也是因为缺氧窒息而去世的,而那天晚上,我又无意中听到了李叔在值班室的对话,没想到,两天之后,李叔也因为缺氧窒息而去世了。”

  “原来你在说这个啊,其实,Y,我也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否真的存在联系,可是,原本神圣纯洁的白衣天使,在全身沾染上了铜臭后,也会变的如同恶魔一般贪婪。因为住院费交不齐,李叔便断掉了老人的氧气,这也直接导致人因缺氧窒息而死。我相信,就在李叔断掉老人氧气的一刹那,他自己身上的缺氧症状其实也已经开始发作了,并且,发作的地点正是在他的心里!”

  我也觉得S说的是对的,如果一个医生心里缺氧了,那可比什么都要可怕。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